熱門收索: 秋拍 拍賣 收藏 當代藝術

中國書畫網 > 藝術家 > 訪談 > 徐冰:用“蜻蜓之眼”展開“世界圖像”

徐冰:用“蜻蜓之眼”展開“世界圖像”

來源:未知 作者:admin

  

徐冰:用“蜻蜓之眼”展開“世界圖像”


徐冰:用“蜻蜓之眼”展開“世界圖像”
 

  在繼2010年《鳳凰》展覽之后,今日美術館終于迎來與藝術家徐冰的第二次合作——“世界圖像:徐冰《蜻蜓之眼》”。

  展覽聚焦探討藝術家近期長篇藝術影像作品《蜻蜓之眼》的創作主題,深入挖掘《蜻蜓之眼》的創作幕后和主要線索的同時,也與藝術家過往四十余年代表性的藝術概念及部分作品進行內部關聯性的探究,從而獲得一種豐富而立體深入的視覺觀看與思想體驗。

徐冰:用“蜻蜓之眼”展開“世界圖像”

徐冰:用“蜻蜓之眼”展開“世界圖像”

徐冰:用“蜻蜓之眼”展開“世界圖像”
“世界圖像:徐冰《蜻蜓之眼》”開幕現場

  《蜻蜓之眼》自正式問世以來,即在國際國內獲得廣泛的回響與研究。這部實驗性影像作品一方面延續了藝術家對于社會現象和技術景觀的深刻批判和反思的創作脈絡,另外也將觀看者帶入到一個視覺變幻的影像迷宮:既是當代人互為鏡像中的一種共同遭遇,同時又激進地揭示出“影像即世界”本質的現實存在。

徐冰:用“蜻蜓之眼”展開“世界圖像”

徐冰:用“蜻蜓之眼”展開“世界圖像”
“世界圖像:徐冰《蜻蜓之眼》”個展現場,墻面展示了長篇《蜻蜓之眼》項目的實施過程

徐冰:用“蜻蜓之眼”展開“世界圖像”

徐冰:用“蜻蜓之眼”展開“世界圖像”
今日美術館展廳,長篇影像放映廳入口
 

  本次展覽中,首次為公眾完整呈現這部影像作品。

  此次展覽圍繞長篇影像“蜻蜓之眼”所展開,策展人董冰峰和徐冰工作室團隊嘗試提出徐冰的“關鍵詞”,將“蜻蜓之眼”項目與以往藝術項目鏈接,建立一種多層次的集藝術研究與視覺展示的復合式型態。

徐冰:用“蜻蜓之眼”展開“世界圖像”

徐冰:用“蜻蜓之眼”展開“世界圖像”
“世界圖像:徐冰《蜻蜓之眼》”個展現場
 

  展區以9個“關鍵詞”所包含的概念闡釋、文獻說明以及藝術作品的展示,使得觀者既可以對《蜻蜓之眼》的創作思路與問題指向有了結構性的基本認知,又可以對徐冰過往的藝術實踐包含的社會語境及藝術創作相結合的工作方法有深入理解。

徐冰:用“蜻蜓之眼”展開“世界圖像”
 

  “世界圖像:徐冰《蜻蜓之眼》”的9個“關鍵詞”大約可以分為三種類別及來源:一,徐冰藝術生涯中具原創性的藝術概念;二,圍繞著《蜻蜓之眼》的大量評論中較為頻繁出現的問題及理論觀點;三,《蜻蜓之眼》生產過程中的特定概念及方法,這三種類別的“關鍵詞”是互為關聯和對話的關系。同時,增加展示徐冰過往藝術發展的關鍵概念及代表性作品,進一步比較探討最新作品《蜻蜓之眼》的藝術命題與形式實驗,對于整體性的理解徐冰的藝術工作,更有較為本質的把握與內在脈絡的體驗。

徐冰:用“蜻蜓之眼”展開“世界圖像”

  
1 復數性

  復數性滲透到了當代生活中每一個角落,我們的生活幾乎被這種復數性的現象所包圍。——徐冰

徐冰:用“蜻蜓之眼”展開“世界圖像”

徐冰:用“蜻蜓之眼”展開“世界圖像”

徐冰:用“蜻蜓之眼”展開“世界圖像”
今日美術館徐冰個展現場

  “復數性”原指版畫印制過程中的“復數”與“印痕”的特質,帶有一種過程呈現和規定性印痕的視覺美感。徐冰基于近年搜集大量的網絡視頻而制作的實驗性影像作品《蜻蜓之眼》,正是他在1980年代提出的“復數性”概念在今天文化樣態中的一種藝術演變,一種工業與技術快速發展的當代社會中的生活經驗及其圖像認知,及其在藝術實踐中顯現出的某種特定時代現象的精神癥狀。

2 社會能量

新的藝術表述方式,在藝術系統本身是無法找到的,必須從鮮活的社會現場的能量中獲取。——徐冰

徐冰:用“蜻蜓之眼”展開“世界圖像”

徐冰:用“蜻蜓之眼”展開“世界圖像”

徐冰:用“蜻蜓之眼”展開“世界圖像”
“世界圖像:徐冰《蜻蜓之眼》”個展現場 關鍵詞展區

  “藝術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是社會主義藝術的重要觀念。藝術家不斷地深入到現實中去加深自身的生活體驗,在這個體驗和改造的過程中,發掘出一種新的藝術語言。《蜻蜓之眼》在注重思想傳達的視覺模式中創造出一種可吸納社會能量的藝術,來自社會現場又能不斷拓展其形式創造與主題的藝術敏銳和自覺性。

  3 文字與影像

  做這部電影也是一個寫作的過程,每一幀的畫面就像字典中的一個字。因為畫面內容都是被規定好的,而不是臆造和拍出來的。——徐冰

徐冰:用“蜻蜓之眼”展開“世界圖像”

徐冰:用“蜻蜓之眼”展開“世界圖像”

  “漢字的方式”也是徐冰的藝術命題中非常核心并具有生命延展力的藝術語言。畫面中的每一個字即是一個形象的意境場,而藝術家的“寫生”、拼貼又不斷生成了新的字詞、偏旁部首以及新的圖畫意境場。《蜻蜓之眼》中影像的組合成為了故事,而未經剪輯的影像素材如同正在等待“寫生”的文字,是在即將成為故事和作品主題之前保持開放的一種“前影像”。

  4 陌生化

  假戲真做到了不可思議的地步,藝術的力度就會出現。——徐冰

徐冰:用“蜻蜓之眼”展開“世界圖像”

徐冰:用“蜻蜓之眼”展開“世界圖像”

徐冰:用“蜻蜓之眼”展開“世界圖像”
“世界圖像:徐冰《蜻蜓之眼》”個展現場 關鍵詞展區

  作為藝術技巧的“陌生化”,戲劇理論家布萊希特(Bertolt Brecht)認為此種藝術效果目的是能夠賦予觀眾以探討的、批判的態度,來解讀表演事件或藝術作品時,使其達成深層的共鳴和思考。《蜻蜓之眼》采用真實生活的影像素材,來虛構一個看似普遍化故事的“陌生化”手法,是出于對現實的復雜意涵及人類生存本質的準確理解與發問。

  5 檔案熱(Archive Fever)

  這些屬于最日常、最身邊、也就是最沒有問題的事物,它先是把藝術與觀者的日常經驗拉平,在觀者有自信、放松、熟悉的范圍內,做顛覆的工作。——徐冰

徐冰:用“蜻蜓之眼”展開“世界圖像”

  或自現代藝術誕生起,藝術的神話不再由“作品”(Art Works)所限定,而和我們的日常生活、文明及社會型態相關的現成物-檔案,都可以被藝術“點石成金”,成為我們表達這個劇變時代的一種精神投射和文化理解。《蜻蜓之眼》重新激活了現成物在改造過程中內在的本真性:如福柯(Michel Foucault)所說對檔案的權力進行的破壞與重組,成為我們當前的生命經驗及政治表達的藝術的重要任務。

  6 身體

  故事中的他和現實中的他們,究竟誰是誰的投影? ——徐冰

  徐冰:用“蜻蜓之眼”展開“世界圖像”

  《蜻蜓之眼》的原始構思源自一個整容的故事。從身體出發,“身體向來都是任何權力的行使所引發的抵抗產生的關鍵場所”。《蜻蜓之眼》提出的問題無疑加劇和擴展了我們在今天關于身體的性別政治及未來生命形態的種種憂慮。影片中的身體,或被災難消滅,或人工損壞,或主動變異,或在無意識中徹底地沉淪。

  7 非形式

  似與不似,看到與并非看到,這其中的對立與矛盾指向了藝術的未知領地。——徐冰

  徐冰:用“蜻蜓之眼”展開“世界圖像”

  從有形的“陌生化”到無形的“非形式”,或可視為徐冰在藝術形式與語言實驗的一種轉型:由外在的藝術符號及物質材料的表現,日益轉化為內在藝術與文化理解的一種超越性自由。《蜻蜓之眼》令人再三思考的,即正是這種建立在真實與虛構、殘酷的社會寫實與意會之間的審美況味,呈現了現實荒誕的一面和生命循環的必然,同時又探討一種現實經驗之外的“宇宙秩序”的可能性。

  8 肖像權

  今天我們來這里討論“肖像權”,其實在來的路上,你的身份、行為已經被大數據公司采集了。但沒有人征求你的同意和付給你報酬。——徐冰

 

徐冰:用“蜻蜓之眼”展開“世界圖像”

徐冰:用“蜻蜓之眼”展開“世界圖像”
“世界圖像:徐冰《蜻蜓之眼》”個展現場 關鍵詞展區

  今天的藝術反映人們普遍的現實感受的同時,又在日常之外不斷抽離出全新的未知議題,引發我們思考。《蜻蜓之眼》直面了今天社會突出的“肖像權”的議題及流通。現實的復雜多變,私人與公共領域的模糊,“肖像權”被政治及經濟力量所重新制度化與分配,《蜻蜓之眼》突出再現了這些事實和矛盾的同時,又激發了我們對于文化及制度在藝術表達邊界中的思考。

  9 直播與剪輯

  我喜歡這種與當代文明相匹配的工作方法。就像滴滴打車公司,沒有一輛車,但全城的車都在為它工作。我們沒有一位攝影師,但全球的監控頭都可能成為我們的攝影師。——徐冰

徐冰:用“蜻蜓之眼”展開“世界圖像”

徐冰:用“蜻蜓之眼”展開“世界圖像”
“世界圖像:徐冰《蜻蜓之眼》”個展現場 關鍵詞展區
 

  《蜻蜓之眼》探討了現實與未知之間的矛盾,也探討我們生存現實的“不完整”。“直播”是一種個人化的和商品化的編輯手法,而“剪輯”又是我們不斷調整自身與現實關系及位置的一種藝術表達。“世界圖像”最后一個關鍵詞:“直播與剪輯”,正是描述這種不斷生產和耗費、將現實進行圖像再現的循環和悖論。

徐冰:用“蜻蜓之眼”展開“世界圖像”
對話徐冰
 

  雅昌藝術網:徐老師,想聽您說說《蜻蜓之眼》這個名字是怎么來的?

  徐冰:《蜻蜓之眼》是我作為一個業余的編劇開始動筆的時候有了這個名字。蜻蜓有28000只復眼,它可以全方位的看到這個世界,有點兒像今天的監控攝像頭,在整個世界的這個關系中是這樣的一種寓意。因為人的視點是單線性的,但是監控技術讓我們具備了一個網狀的眼睛。我們大量搜集這些材料,同時在跟蹤上傳到網絡上的監控畫面的時候,才有了這樣一種視點的改變和新的體會,因為這在過去是沒有的。這種立體的觀看實際上改變了我們的歷史觀和我們對世界的判斷,改變了我們所身處的生活環境的這種危機感的一種意識。我們團隊看多了監控畫面的素材以后,有一個共同的感覺,出門都變得比以前小心了。因為我們發現原來這個世界是無奇不有的和不可控的。

徐冰:用“蜻蜓之眼”展開“世界圖像”
《蜻蜓之眼》影像作品片段
 

  雅昌藝術網:這些素材都是從網上搜集的是嗎?

  徐冰:所有的素材都是從公開的網絡上獲取的。在此之前,我自己通過一些渠道獲得的那些監控畫面,在這個長篇影像里一個鏡頭都沒有使用,影像里所有的畫面都是公開的。

  雅昌藝術網:為什么會對監控畫面這么感興趣,緣起是什么?

  徐冰:我很少看電視,2013年的某天,偶然看到電視里法制節目里出現了一些監控畫面,當時我覺得有一種特殊的魅力,后來我就在想,如果誰能夠用這些監控畫面做一個劇情長篇出來,那一定很有意思。

 

 徐冰:用“蜻蜓之眼”展開“世界圖像”
《蜻蜓之眼》影像作品素材

  人類創造了移動影像,卻只拿來用于表演?

  雅昌藝術網:所以一開始就設定是劇情長篇?

  徐冰:一開始設定時,我就意識到這些材料必須完成一個劇情長篇才值得做,或者說才有價值。為什么這么判斷呢?因為在我們以往人類的劇情電影,所有的畫面都是演出來的,如果我們能做這么一個東西出來,這就是世界上唯一的所有的畫面都來自于真實的監控畫面,沒有演的部分。甚至連紀錄片都有很大的演繹的部分,總的來說,人類創造了移動影像,其實基本上把移動影像用于表演。電視臺的主持人,他雖然非常自然,但是他隨時意識到自己是面對公眾的,所以一定是帶有演的成分。包括我們現在的采訪,我的說話其實都帶有演繹的成分,那是肯定的。唯獨監控攝像頭所記錄下來的這些狀況,相對來說是最自然的,是人類沒有意識到被采集的狀況下的最松懈的狀態。

  徐冰:用“蜻蜓之眼”展開“世界圖像”
蜻蜓之眼工作照 攝影:牛涵

  雅昌藝術網:我看到長篇里是有對話和劇情的,怎么讓這些所謂的沒有演繹成分的畫面去“演”一個劇情長篇呢?或者說在一個劇情腳本上,去分類挑選和剪輯出來,這個過程怎么實現的?

  徐冰:過去沒有人嘗試過的一種制作劇情的方法。這個長篇的制作就是劇本和整個剪輯的表演,它真的是一種全新的嘗試。可以這么說,這個長篇的攝影,在沒有劇本的時候,這些攝影已經完成了,最早的畫面是1999年,上個世紀的;那個時候沒有這個想法,也沒有劇本,也沒有故事,它是一種倒扣的方式。團隊根據最初的劇本,或者說大綱,我們開始下載和分類等等。當時的分類是沒有一個具體的分類,就像字典,百科全書似的,一個餐館:南方的餐館、北方的餐館、西餐館、中餐館,人很多的餐館、人很少的餐館,有兩個人近景的餐館或者是交談的餐館。只能這么分類,因為我們不知道這個劇情到底應該側重什么,往哪兒走,最后有了劇本大綱以后,我們這些采集才帶有相應的針對性,比如說寺院,奶牛場,整容院。但是最后也有一種情況,我們的劇本有一些部分挺有意思的,可是這些監控素材可能沒法完全滿足于劇本的設定。

徐冰:用“蜻蜓之眼”展開“世界圖像”
《蜻蜓之眼》影像作品截圖
 

  雅昌藝術網:可以看到長篇是分章節的,每個章節由一些詩句的對白來表達或分割開,應該是有四五個章節吧?

  徐冰:有四五個,那是一個起承轉合,這是我們的編劇翟永明后來給的這樣的一個想法。其實我們從最早的主攻方向是把故事講下來,最后我們發現故事講下來是沒有問題的。我們發現這些素材都是最真實的,而這個講述的方法如果是過于的真實,過于的現實主義,這個長篇按編劇李強的說法就是太膩了,編的特別沒意思。這個時候我就意識到,這個長篇正好和那種故事大片的制作和追求是相反的,大片都是演出來的,所以要追求真實,制造出各種各樣的真實感。然而這個長篇所有的畫面都是最真實、最寫實的,反倒是應該追求一定的間離感,另外一個層次的風格和追求。我們最早其實是做的寬銀幕,上下信息全給去掉了,當然最后后來我們發現不行,才恢復到4:3的一個格式,日期識別碼什么都給恢復了,畫面所攜帶的信息都恢復了。另外又把詩句的四段植入進去,其實主要還是想造成你看影像的時候,隨時意識到我們看著,隨時意識到在一個特殊的時空,虛和實之間一種特殊的關系。

徐冰:用“蜻蜓之眼”展開“世界圖像”
《蜻蜓之眼》影像作品片段
 

  相比過去,“蜻蜓之眼”的藝術手法更綜合和極端

  雅昌藝術網:這個展覽最終的一個呈現,不光呈現了影像,還做了一系列的關鍵詞,以此來展開對你的此次項目和過往項目之中的方法論和糾葛。看上去依然是一個龐雜的工作量。

  徐冰:是的。最早的提議是今日美術館的一個意圖,希望能夠通過一個渠道,讓更多的人看到這個長篇影像,因為很多原因,這樣的長篇是沒法上院線的,但是還是希望有更多的人能夠看到。

  再一個就是,這個項目有點兒像我過去的藝術手法,但可能是變得更綜合和更極端。因為我過去的藝術手法是在特別認真地做一個事情或者是制作一個事實,但是這個事實是虛幻的。這個長篇也是帶有很強的成分,看起來特別認真地在做一個故事電影,講兩個人的愛情等,但實際上真正的意圖并不是想說這個事,而是什么呢?其實它暗喻和涉及到很多人類現在面對的非常要命的問題,以及下一個階段會更直接遭遇的一些課題。比如說法律,肖像權,真實的邊界等等各種各樣的話題,其實人們面對這樣的一些話題通常都是被動的。

徐冰:用“蜻蜓之眼”展開“世界圖像”
徐冰作品《鳳凰》
 

  雅昌藝術網:十年前你在這個地方做了《鳳凰》,十年后你在這邊做了《蜻蜓之眼》,這十年你的關注和心態有什么變化嗎?

  徐冰:關注的方向其實都是隨著時代的變化而變化。總的來說,我覺得藝術家一定要說過去沒有人說過的話,不要浪費自己,所以別人說過的話你沒有必要說,怎么樣把話說好,說到位,那就得找到新的說話方法。過去這些大師使用的說話的方法,就是他們創造的藝術風格,都不能直接拿來用,因為他是用于說那個時候的話而創造的一種說話方法,你自己所創造的藝術的方法和風格也不能再拿來直接用,因為你今天要說的和那個時候要說的話是不一樣的。

  比如說我剛回來的那段時間,創作了《鳳凰》這個作品。那個時候當然是作為一個長期生活在國外的人回國后的一個觀察,對中國那個時候的一個狀況、現象和這種能力。在奧運會之前,當你進入到“工地現場”以后的那種震撼和觸動,我老說像是接近了一個大動物一樣,一只馬你要接觸他的時候,那種溫度和皮膚的顫動,就像是走進工地現場一樣的感受。那個時候中國的東西都大,就有了那件作品。現在想來,我覺得真的還是反映了中國的城市化進程中比較核心和沖突性的一個問題,那是一個金融中心,關于資本的積累等等這樣的一些課題。現在來看,要我說那個作品我是越來越喜歡,是因為有點兒像整個城市化進程中的這些底層的紀念碑式的記錄,因為實際上當時干活的那些工人后來全被驅趕走了。《鳳凰》作品的那種神性在于,真的每一塊材料都是被這些勞動者之手觸碰過的,而且這種美感和感覺帶有特別強的一種痕跡,那個作品也不是那種標準的當代藝術:特別酷或者是特別簡潔,特別觀念,而是一種實實在在的,把我們以往的文明碎片怎么樣重組,注入到一個我們共同的未來理想。《鳳凰》白天的時候特沉重,痕跡感特重,晚上是會發光的,暮色一下來以后那些沉重的東西全沒了,最后剩下星光點點,LED星光式的視覺,那就是很浪漫。我老說它是一個民間藝術的手法,民間藝術手法的核心是《鳳凰》手法的核心,真是這樣的,民間藝術手法就是用一些最低廉的材料制作一個我們現實中不能獲得的未來理想。

  而《蜻蜓之眼》,雖然采用的基本上是以中國這些監控素材為主,實際上這個長篇涉及到的問題是全球性的,所以這兩年在國際上被越來越多的討論和關注,不僅是電影界,也不是藝術界,還有很多其他的領域,比如說網絡安全、各種各樣的人臉識別,隱私權等各種各樣的課題。前一段有一個影視公司,他們為最大的黑客公司在制作一個宣傳片,他們問我能不能從《蜻蜓之眼》中取一段,就是片花里,全片拿不到。反正是各種各樣的,因為這個長篇其實真的涉及到了人類今天面對的世界,我們舊有的價值觀、法律、道德、哲學、電影的邊界、人的邊界、真假的邊界等等,幾乎涉及到所有的課題的被動和不工作。

徐冰:用“蜻蜓之眼”展開“世界圖像”
 

  借由“蜻蜓之眼”展開的圖像和世界

  雅昌藝術網:不工作是指?

  徐冰:不工作意思是比如說法律,我們開始進入剪輯的時候就意識到有可能有肖像權的問題,就請了律師來做咨詢,但是說實話幾乎沒有一個律師能說清楚,這個肖像權的邊界在哪兒?因為我們現在的法律都是在監控技術之前設定的,所以律師也說不清楚。我們又去找了360公司,水滴公司什么的,這些公司也說不清楚,因為這個肖像權不屬于我們,他們說部分屬于他們,部分屬于被拍攝的人,可是又是他們給上傳到網絡上的,他是沒法說清楚。在一些問題上,很多都是模糊地帶,在國際上也是這樣的問題。

  雅昌藝術網:我好奇您看了大量的監控素材之后,有什么樣的感受,有沒有什么后遺癥?

  徐冰:我們工作室集中跟蹤這些畫面一段時間以后,大家有一個共同的感覺:出門都挺小心的。這種小心是一種恐懼,在于我們重新認識了這個世界,原來這個世界是不可控的,是任何事情都有可能發生的,它是超出我們的認知和邏輯范圍的。

  因為其實是有比我們使用的這些素材更殘酷的素材,比如說怎么把一個人給從活人弄死,當然還有更隱私的各種各樣的畫面。我們都沒有使用,因為我覺得被使用有點兒太殘酷了。當然人類也有偷窺欲,但是反正那種太殘酷的畫面實在是不忍心去用。

  因為現在監控攝像頭無處不在,否則你就沒法生活。我在歐洲有一次討論《蜻蜓之眼》,最后有一個年輕人問說:我怎么樣能夠避免監控攝像頭?我在想真是沒法避免,除非你一直在很深的地下室里生活,只要一出現一定是在監控之下的。人類一直在探討隱私權的問題,我們這個片子也認真地想去解決這個隱私權的問題。但其實我是知道,這種隱私權,或者說古典的對隱私權的判斷,和我們去遵守和去解決這些問題,其實都是荒誕的。這種荒誕性在于,今天我們在這兒來探討隱私權,但事實上我們一路上的行為和你的身份早就已經被大數據公司全采集了。這種采集豐富了他們的財富,那是一定的,可是他們從來沒有征得你的同意。要是從當代文明道德倫理層面,就是應該先征得你的同意,我才能夠采集你和使用你,但他們也沒有付給你任何錢,這就是一個現實,當今世界的很多方式都在發生改變。

徐冰:用“蜻蜓之眼”展開“世界圖像”
《蜻蜓之眼》(靜幀),影像
 

  雅昌藝術網:就像長篇里的那些寺院里的監控攝像頭,讓人感覺佛門也不見得是那么的清凈之地。

  徐冰:其實因為監控攝像頭,這個世界就已經進入了一個新的時代。這個時代已經是和奧威爾的想象時代,和冷戰時期各國政府如何使用監控攝像頭來控制管理的社會不同了。它已經不僅僅是這個功能了,今天的監控攝像頭絕大部分掌握在大公司和個人的手里,而人民怎么樣使用這個東西和政府如何使用的概念和意圖是完全不一樣的。但是這個片子我并沒有想直接地去討論什么“監視和控制”這個原始概念,原始的概念名字本身帶有局限性,這部分內容是存在的,但是擴展出了遠遠比這個范圍要大得多的監控和我們人類的關系。這是我們去尋訪這些人以后越來越意識到的。

  比如你剛才說寺院,我們開始也覺得寺院沒有這么多監控畫面,但實際上寺院特別多,其實就是我剛才談到的現在的人類與這個監控的關系改變了。比如說寺院也市場化了,需要把它的美景給發布出去,讓更多的人來他們的寺院來讓他們寺的香火更旺。他們在講佛經,講課,在布道的時候直播出去,他們利用這個新的技術讓更多的人能夠接受佛教的信仰滲透。這樣的目的和過去的監視與控制的概念已經完全不一樣了。

  徐冰:用“蜻蜓之眼”展開“世界圖像”

 

設為首頁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招聘信息 |  收藏本站

中國書畫網主編信箱:[email protected] 電話:010-806999906轉202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號:京網文【2013】0344-083號 京ICP備09023634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03273

版權所有:Copyright 2004-2015 北京藝寶網絡文化有限公司

掃一掃 求關注

31选7今天中奖号码结果